我想在网上发些小说,也就随便写写,不用大动干戈。请问去什么网写?


 发布时间:2021-03-05 05:28:19

安之若素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或许你早已经知道我要离开的结局。我做了俗套的事情。你知道,我要离开。我始终不习惯有着别人的依靠。我有了一个孩子,刚满三个月。我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生下他。我会给他取名做南杉。我想,他是一个纪念品,纪念我的爱人。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偷偷打开了母亲的木盒子。里面什么的都没有,除了一张老照片。我想他不是我的父亲。因为上面是一个如花的女子,她是我的母亲。母亲始终爱的只有自己。她什么都没有选择依靠。或许曾经试图过依靠,但却被稚嫩的我无理地阻拦。或许某一天,我会回来。只是现在,我要远走,去那个名叫做远方的地方。安然绿衣,穿着深绿的柔软绸缎的裙子,站在阳光下面,对着每个过路的人浅浅微笑。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笑得很迷人。炎热夏日街头这样的微笑,显得很突兀。然后会有很多过路人回头来注视她。只是没有人停下脚步。阳光大片大片地倾泻着。绿衣站在一棵大的榕树下面,继续微笑。深绿色的绸缎裙子穿在绿衣身……。

一个笔名,说实话写手不适合用几个笔名。再者,只要你不是签约作者,你看一下你在发文时只要不是独家发文。那么,你就可以同时更新在多个地方。我自己过去就是,如今因为签约了,那种实体签约,别人合同来,我和同去的,公众章节就必须一个月后才能在其他地方发文。v章节也不能在任何网站发。没有签约,压根没有约束,你自己看一下发文时选择的条款吧。只要不是第一个独家的就可以了~ 非独家,同时可以更新,同一天内随便哪个先更新都无关紧要,看你高兴。如果,独家的话,就必须一个月后才能在其他地方更新。在别的地方更新,也希望你能看一下选择的条约,那时候就千万不能选择独家,这可是违约的哦~ 作者似乎是女性作者?这两个都是女性发文的地方,这样的话,你还可以试试看去四月天~那里主要是言情等女性向小说。

简单看了下,主要有三个问题。1,首先要说你这个半文不白的描写方法不错,看着有一定水平但读起来不难,用来写玄幻题材很合适。不过呢,有一些小地方你可能是没注意,出现了一些现代的语句,虽然单看起来没什么,但和你这小说的整体风格一比对,就显出违和感了...例如第一章土匪头子教训手下小弟的那段话,你读读看,觉得这像一个你这种背景下的土匪头子说的话吗...? 当然啦,这个问题不是太严重,一般的读者是不会挑剔的,顶多是觉得有点怪罢了。2,这回是个大问题了...你这个分段,简直是惨不忍睹呀...虽说分段少弄得文字一大坨不好,可你这段分得也太多太细了吧?有很多地方根本没必要分段呀!这样读起来很别扭的呀! 总之这一点你一定要改... 3,这个算是咱的个人意见吧...咱一共看了三章,总觉得妖龙对主角的态度很不合常理呀...它为什么一定要优待主角呢?如果只是基于玩一玩打发时间的心情,顺手救活两个人杀几十个土匪还说得过去,带主角回家也勉强说得过去,可费劲教主角修炼又给龙丹...这就有点过分了吧?你好歹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呀! 当然,这只是咱的个人看法,其他读者不一定都有类似的看法。

总的来说文笔还是不错的,情节似乎有些老套...嗯,就这些。

我有YY的地方了~~ 散魂仗:武攻,挥舞间可以散发强烈的余波,镇击对手的武魂,余波的强度随使用者而定,武功高的,几下子对手的武魂就碎了。散魂仗在江湖也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因为其材质天下罕见。镶嵌东海深处龙珠,无根之木制成杖身。羽琼扇:主气功,有一本羽琼扇法,靠强烈的气波来打倒对手。气可以随扇而舞,可以是气团,可以是气刀,凌厉的很。使用者可以用此扇控风,风随意动。鸠凤针:针头淬剧毒,属于暗器。千年玄铁特制。需要使用者长时间的练习,而一旦练习到纯青的境界,威力是很高的,甚至有时一击毙命。

阴狠,毒辣无比。只是练习需下苦功,要记熟身体的穴道,和脆弱的地方 焚意琴:音攻。用强烈的音波震慑敌人的奇经八脉,血管崩裂的程度。疯狂到把敌人逼到自残。此琴有x重琴法,最高一重,无声胜有声,江湖上数百年无人练成——。

人生路那么长,每个时刻都有人与自己邂逅、同行、离开。感激他们丰富了生命,然后就这样子,慢慢的成长了吧。不属于这里,不属于我到过的每一个世界,也不属于我曾经存在的地方。希望那些我没有做到的,可以让你做得更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但确定的是不可能永远存在吧。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的洞穴。一个入口连着一个出口,他们重叠、相连。当你走出去、踏进来,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却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一个。有些人不小心踏入,不知去往何处,也没有归途。只是被狠狠的伤害过以后,再也无法认真对待。世界在庞大的雨水里变得安静。变得孤单。变得寂寞。变成了一个让人悲伤的星球。只要我不说,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好きた 好像要远远的逃开。

逃离这片卷动着流沙的无情荒漠。谢谢你曾经的存在,存在于我记忆里最深处最美好的位置。谢谢因为有你我的记忆里只存在这些毛茸茸的轮廓。它们有着明晃晃的光圈叫我一直幸福者。并不是所有的结束都是残缺,悲伤不会化成河流一般壮大反而会被声明中那些温暖而美好的事情所覆盖。原来只要是分开了的人,不论原来多么熟悉,也会慢慢变得疏远。不要丢下我一个。遗落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谁的私语。我希望我自己,未来还能遇见你。对不起,我真的无法用等待去比喻。以后,只要维持一定距离,舀上些许深水,沸腾半分,便已足够。三百年到会在转瞬之间。只是,这次不想再等待了。年轮哗啦啦地扭转着,可是谁曾出现过谁的记忆里这些却只有自己知道。缘分这种东西 又怎么会像是某个制定的目标 只要努力 就一定能得到呢? 他们说 遥望着摩天轮的人 其实都是在遥望幸福 如果我有一个秘密必须有人知道,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的门打开了。可我们都是怕受伤的人。马山不会明白,青春是可以浪掷的,但是人却不可以。有些人,一旦失去,就是一辈子的事情。那记忆中最温暖的笑容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发现那条横在两人之间难以逾越的沟壑,而最终消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呢/ 生命竟然如此脆弱 死亡的感觉不自己溺水时还要来得真切鲜活 仿佛连自己的呼吸也因此而停住了 深黑色的绝望卡在了咽喉里 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说你,永远记得这温暖。你说你会因为那一点温暖,勇敢地活下去。房间里的时光仿佛静止在某处,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细灰。原以为上天不存在,原以为默默许的愿望都不致被投往哪个未知的地方。原以为自己用这么多年、一心祈祷着实现的愿望,被封锁在无人查看的信箱。

只是终究有人,让那个多年前偷偷深藏在心底的隐秘之愿实现了么? 内心里未表达的话,都哽塞在喉间,想找到一个人倾吐诉说,然而被光明驱散了每一处黑暗,都是荒芜。空间如同容器。每个空间自然存放不同的物质。然而时间久了,也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因素而产生裂缝。裂痕并不难处理。然而因为各个容器内的物质不一样,通过裂缝所渗漏的物质,会使一些原本平衡的事物产生变化。所以,才有了不一样的存在。人影隐隐闪现,却又在不经意之间,匿于尘埃之间。我是不是到现在才突然发现,我走了那么远,原是为了漂泊。但事实上只是发现那些远离我身后的,对我有多么重要。有一瞬,想要伸手去碰的念头。来自光的久远的温柔。据说巨大的行星在灭亡后,会微缩成肉眼也看不到的存在,叫做“黑洞”。

又据说人在极度痛苦或遭遇撞击的时候,大脑会为了自保而自动舍弃一些记忆一次逃避现实。称为“选择性失忆”。2 那些被自己一厢情愿所认定为平滑而空白的过渡里。你忘了绝望与悲伤曾带着怎样巨大的羽翼从上方尖啸而过。所谓记忆,就是因为要保存住“喜欢”才奢侈的存在吧。而那些和你有关的过去,我决定将之和那条项链一起封存,就好像这首海子的诗一样。从此不再提起过去 痛苦或幸福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为着彼此深藏的秘密,我们想要传递给对方的温暖,始终无法泅渡至彼岸。甜是爱。涩如思念。而汤之浓稠都是内心待解的焦灼心态。在夏日的阳光下,依在树旁等待他的身影。尝试在千百万人之中一眼就找到你。看你越过茫茫人海,脚步轻轻,他国有愁情绪,向我奔来。

因为没有人关怀,却又一直受伤害,甚所以才想召唤出另一个世界的力量。而自己唯一的朋友,也竟是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唯一的依托。那样也好。在错失了整个世界之后,备受伤害的心终于不需要再顾及他人的想法。就算是为让我知道,我应当活着,去寻找你生活的那个温暖的彼岸。而你应该永恒的在那里,等我到来。仅仅是那些隔着一个世界的温暖,在无数次拐曲、迷失之后,平安的到达彼岸。你知道吗。我会依靠着你所给的温暖在第一时间里、认出你。并且依靠他们,去追寻你所在的那个彼岸。但这是因为,你所带来的光芒,足以逾越一个世界远的距离。倘若我们各自有自己的轨迹,那么,若非平行,我们总会相遇。倘如没有他人。也许我之轨迹与你之轨迹,终会交叠至一处。倘若……没有他人。

其他事。没有属于彼此的心结,那么我们的轨迹也不会忽然失衡,如此这般,只在一处相会,而后各自离别。行驶至天涯之远。可这个世界,却存在着那么多种未知。那么,就让我去一个永恒的空间。以永恒的生命,来达成永远的存在。让我以永恒来证明你追寻的彼岸,一直就在这里。幸亏你能忘记我。因为,喜欢着、却又隔着一个世界之远的悲伤,我一个人承受便好。你以为我感觉不到,刚刚那些冰冷消失的瞬间,你带来的温暖么…… 沉浸于黑暗的过去,无法逃避的黑色时光。然而在内心深处被黑暗吞没之处,在那样一个污浊的地方,却有着难以置信的光亮。人类的世界,很痛苦。猜测、嫉妒、毁灭、损坏。鸣谢那些生命中带来幸福的人们,无论你们现在还是过去式。年轻,本来就是一处忘了又记起,美化又可笑的戏。

从来没有人宁愿相信常理,或者用三段论严格解释自己的遭遇。因为很美的事情本身就是一场证明,证明你曾进这样无遮拦的遇见过美好。一小部分的影子随着忽忙合上的书本被夹在了里面,即将进行一场短途的旅行。无数暖湿气流随着车辆经过,卷起风低速搅动着逆光的颜色,让人看不见眼前,看不见身后,看不见别人的表情,看不见远方的灯火,看不见一秒秒之后的光经是否与这一瞬有什么不同。暧昧让人受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连拥抱都没勇气。我是不是已经等待了太久?还是只能陪他到这里。可笑,却又浪漫。可是,即便努力用浪漫装点的心情,也只能在拥挤的车厢和发散着异味以及别人年你的皮肤面前脱下虚张的武装。若时间是一个圆,我期待与你再圆的另一头重逢。

其实早就明白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偶然不过是必然在某种介质下的一种转换形式。能遇见已经很不容易,所以才要珍惜你送给我的每一种巧合。计算着抛物线的周期,想想这个着周期重现的点。彼此相像着,却又恒定的疏离着。心底被抽走了一块,力气就从被打开的缺口流出来,舒展的身体缓缓贴着墙壁折叠起来,被光投在后面的影子是长长的一块辨不出形状。这也叫留白么? 可它只是在我想你的狭小空间顶天立地,那之外它是个不具意义的简单修辞,哪怕只是让我找到你,它都不能。即使“喂”得再大声,它也不可以越洋过海,在你清醒的时候,牵扯到哪边的神经。它只是我心中浓墨重彩的你。碎了。完整的安静在声音里被踩碎了。前一个音节被生产出来并不急着消散,被后面的音节赶上来,牵扯在一起组成杂乱的前奏。

尽头那边被遮挡住的部分,光线还抵达不了,是一个更深更黑的形状,一点点放大,延续着脚步的节拍。大概每个人都有那样的一段时间,看到一片海,就像知道海的对面是什么。可惜不是谁都忍受得了漫长寂寥的舟车晕浪,所以对面的风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只是个谜而已。这些过去的事,理所当然地被后来更多的事情所冲淡,模糊了愉快和伤感的界限。那些愉快,最终因为过于短暂而在回想起来的时候变得伤感;而那些伤感,却会因为叫人刻骨铭心而变成了回忆中的快活体验,一切已经混合成深冬时节玻璃窗上模糊氤氲的霜雾一样语焉不详的怀念,轻轻抹开一块来,才可以清晰地看见所有曾经叫人动容的不堪重负的人事。从那个时候起,当再次遇到身陷那个兵荒马乱之中,觉得再也坚持不下来的时刻,只要一低头,便可以看见这句温暖的话。

它是那样安之若素地等待在那里,等待着我想起它来,等待着我被无原由的伤感所捕获的时刻,等待着我低头——不是为了哭泣,而是为了注视它——借以予取予地安抚那些无处循形的、落水一般的无力和悲伤。我选择让你回到那个世界,选择让你去彼岸等着我找到你,并不是因为你给我的回忆让我充满勇气。而是因为,对方是那个一定会让我找到的你。

起点 地方 网文

上一篇: 推荐几本好看的言情小说,虐情的先来~

下一篇: 圣者传承txt全集下载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探胜书评网 版权所有 0.38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