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心理活动描写


 发布时间:2021-04-23 22:42:46

第一本:《修真聊天群》 不一样的都市修真,一群中二病人的搞笑仙侠,一次性飞剑让你感受飙剑的速度,来一发怀孕的凝视让你体会孕育的痛苦,修炼自身到爆体重生,俊美无双迷倒世间万生,心累好想退休的小黄山,离家出走逗比异常的大妖犬,分不清男女专算黑卦的铜卦,还有永远让别人记不住名字的醉月,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笑,好玩,好开心。《修真聊天群》 第二本:《大明王侯》 《大明王侯》作者贼眉鼠眼,历史小说大神级作家,作为一本读者非常轻松的网络小说,《大明王侯》 通过幽默轻松的文字能很快的让读者让人放松下自己,不用刻意的卖萌也不用恶意搞笑,就像星爷的无厘头电影让人读着轻松自然。如果看那些严肃费脑的历史文看的太辛苦了,可以用此文调剂调剂,希望大家喜欢。

《大明王侯》 第三本:《贾宝玉日记》 有人称呼《贾宝玉日记》为衰神的日记,作者叶青,小说以贾宝玉的视角,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红楼世界,小说脱胎于红楼梦,一群娇声嗲语的MM,一个滥情的衰神,一个happy的大观园,一个享乐主义者内心的独白,内容荒诞、搞笑而又滑稽,很是精彩。《贾宝玉日记》 第四本:《领主纪事》 作者紫渊。轻松幽默的异世领主类,人物描写细腻,剧情结构上佳,节奏控制的很好,不拖戏,不小白。比较冷门的作品,有爱的同学不妨一看哈……男女皆宜。《领主纪事》 第五本:《不死邪神》 肖银剑每次挨打,都会提升功力,对方实力越强,恨他越深,功力提升就越快。肖银剑故意显得淫贱无比,他故意去招惹强大的敌人,夺他们的秘笈,抢他们的宝贝,救他们的敌人。

《不死邪神》 第六本:《大王饶命》 一本被名字耽误的小说,一个孤儿在灵气潮汐来临之际的崛起之路,都市修真小说的经典代表,冷笑话,搞笑段子层出不穷,恰到好处的描写让众多读者拍手称快,《大王饶命》就是这么精彩,这辈子就跟我在一起吧 不行的话我再等等 还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要强调一个人物的特征的话,最好单独立一段。特别是,一件事情发生了,一句话讲完了,要描写一下人物的表情、动作。比如说心虚的话就是目光捉摸不定,不停搓揉着手心的汗之类的。然后要懂得用特定的场景来突出一个人的性格。或者要强调一个人的性格的时候,可以用在旁边的人的表现与他形成对比。还有就是如果这个人物有很特别的思维走向,最好用一些特殊的举动来突出。要描写人物性格其实就只在于动作,语言,神态和思维方式么。其实这样说是很含糊的。我建议你去看一些文学描写指导,里面有很多很赞的语句。

找的资料,希望对你有帮助 中国古典小说注意写人物细节的动态过程和动作特征。这种动态的细节叙述使得中国古典小说能够“极省俭”地画出人物最有特征的神韵。因为要从动态和动作中提炼写人细节,中国古典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描写相对西方小说来说确实少了许多,但中国古典小说在描写人物复杂、微妙的心理时,也是结合着动态性和动作化的写人细节来进行。人细节的动态过程和动作特征上。这种动态的细节叙述使得中国古典小说能够“极省俭”地画出人物最有特征的神韵。《水浒传》在勾画西门庆的**好色的性格特征时是这样写的: 潘金莲失手用帘子打了西门庆的头,“那人立住了脚,正待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的妖娆的女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瓜洼国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那一双眼却只在这妇人身上,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 这一段文字没有对西门庆的外貌作静止式的细节白描,而是抓住西门庆见色心荡的细节作了一个过程性和动作化的动态叙述——立脚变脸;回头七八遍;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离去。

这三个连贯的动作细节,把西门庆的恶少相、无赖相、色鬼相突出而又传神地作了勾勒。这种用动态式的连贯细节刻划人物从外貌到内心的性格个性是中国古典小说的优秀传统,它具备了叙述节奏快,外观特征强、艺术信息容量大的审美功能。因为要从动态和动作中提炼写人细节,中国古典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描写相对西方小说来说确实少了许多,但中国古典小说在描写人物复杂、微妙的心理时,也是结合着动态性和动作化的写人细节来进行。我们来欣赏《红楼梦·泄机关颦儿迷本性》一回中对林黛玉的心理描写。黛玉从傻大姐那里获悉宝玉即将同宝钗完婚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她内心的悲伤和痛苦已到了极点。但作家在这个人物情感的高潮位置上并没有用一大段心理描写来倾诉她的悲痛和怨恨,而只写了人物这样的动作过程: 说着,自己移身要回潇湘馆去。

那身子竟有千百斤重的,两只脚却像踩着棉花一般,早已软了,只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过来。走了半天,还没有到沁芳桥畔,原来脚下软了。走的慢,且又迷迷痴痴,信着脚儿从那边绕过来,更添了两箭地的路。这时刚到沁芳桥畔,却又不知不觉的顺着堤往回里走起来。这是一段通过动态性和动作化的细节刻划人物心理的典范。作家没有写黛玉痛苦至极的内心感觉,只是细细地写她有千斤般的“身”重的细节和踩着棉花般的“脚”软的细节。作家没有直写黛玉神情迷乱的内心状态,却只细细写了她身心离异、神情错乱的动态过程(说要回潇湘馆,却偏走沁芳桥,既走沁芳桥,却又顺堤折回)。透过这些动态性和动作化的细节描写,我们仿佛听到了黛玉胸中的狂涛,触感到了她五脏俱焚的烈焰。

从人物有形的外观细节中勾画人物的灵魂,从人物动态的连贯细节中透析人物的深层情感。这就是中国古典小说中提炼和运用写人细节的传统。这个传统的形成与中国小说在发育生长期受“说书艺术”的深刻影响有关。唐宋以后随着经济的繁荣和城市的兴起,人们用“说书”的形式来讲历史和讲故事的娱乐活动逐渐成熟。说书艺人讲故事的底本实际上是中国古典白话小说的雏形。“说 ——听”便成了中国古典白话小说最早的传媒手段。艺人要说得清楚,听众要听得明白,话本便有了相应的规范和要求。话本对事件的叙述,主干要突出,节奏要明快,故事人物的心理状态和心理活动就不宜太详细;话本为适应“说——听”的传媒方式,要求听觉语言能迅速和顺畅地在听众的脑海里转化为鲜明的意象,那么叙述材料多选人物的行为动态和动作个性的细节便成了必然。

这就是中国古典小说描写人物多从过程叙述中突出动态和动作细节的原因。这个小说传统使中国古典小说叙述节奏快,人物描写质感强,由此形成富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可听性和可读性。

心理 读者 动作

上一篇: 求小说,古代的,最好是穿越,不要清穿。女主强大,男主不弱

下一篇: 有知道某网游小说主角叫武龙(武疯子)的?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探胜书评网 版权所有 0.75685